小小渔de守望

弃节操多年,基本主角总受,不逆

【剧版镇魂/巍澜】错误的剧本

*一个瞎开的脑洞,假设赵处是个演员……


  “赵哥,起床啦,再不起要迟到了!”小助理费劲把床上的垃圾堆往两旁拨拉开,朝着窝里头的人喊。

  床上的人哼哼两声,迷迷糊糊掀开眼皮,刚睡醒微哑的嗓音透着浓浓的起床气,“嗯?我今天不是没行程吗?”

  小助理瑟缩了一下,硬着头皮提醒,“你、你今天要去《镇魂》剧组试镜的。”

  赵云澜眨巴眨巴眼,像是从不知道有这回事。

  “哥你不会忘了吧!”助理急起来忘了怕,“这可是公司指明让你一定要争取的角色,让你看的原著你看了吗?”

  这样一说赵云澜才算记了起来,重新懒洋洋地闭上眼,“哦,那个男男小说啊,我看了。”

  “上头说了,原著是个大IP,剧组班底又强,能演主角是个好机会,公司那边会给你疏通关系,你自己也得去争取,虽然有同性情节,尽量克服一下心理障碍……啊!”小助理掏出一个小本本,一丝不苟念经似的絮絮叨叨照着读,猝不及防被一个飞来的苹果狠狠砸中了脑袋。

  赵云澜仍旧闭着眼,“小郭,我付你钱是让你给我当牛做马,不是让你来当我妈。”

  小郭委屈巴巴地揉着头,不敢再说话,安静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又哭唧唧申辩,“可是赵哥你不去的话,公司那边又会骂我……”

  赵云澜半睁眼斜睨他那窝囊废样,手摸了摸床头,没有第二个苹果给他扔了,只得忍着脾气安抚:“行了,别跟这哭丧了,不知道的进来还以为今天我头七呢,我会去的。”

  “真的吗,谢谢赵哥!”小郭立马喜笑颜开。

  然后他傻乎乎地站在床边等了一个小时,发现床上的人除了翻了个身寻了个更舒服的睡姿,完全没有任何要起床的迹象。

  他作了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才小心翼翼弱弱开口,“那个,赵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啊?”

  回答他的是一道响亮而悠扬的呼噜声。

  小郭:“……”

  赵云澜最终还是在试镜快结束时赶到了片场,倒不是他善良同情小郭,而是要给公司那边做个样子,虽然他不想接这个剧,但他一个刚入行的新人,也不好明着跟公司对着干。

  而不想接当然也不是对演同性情节有什么心理障碍,他本来就是个基佬,哪会有什么障碍。可正因如此,他更不想因为演戏暴露了他的性取向,那会惹来一堆麻烦。

  他拿着分到的剧本只随意瞄了两眼,便卷起抄在背后,叼起一支烟四处溜达看风景,小郭亦步亦趋跟在后头,拿无比崇拜的眼神望着他,觉得这么快就能背完台词的赵哥简直是神。

  然而他太集中注意力在赵云澜伟岸的背影上,没留神脚下横着的道具,一脚踩上一滑,一下子朝前扑去。

  前头赵云澜正抬起一只脚要走,措手不及被大力一推,猛地一歪,正巧有人经过他面前,就直冲着撞人怀里去了。

  被撞的人吓了一跳,不过下意识用手扶住了他的腰,帮他站稳。

  赵云澜稳住了重心,没看眼自己撞的路人是谁,甚至一手还搭在路人肩上维持着撞上去的姿势,一手已回头一巴掌糊小郭脑袋上,脸上黑得能滴墨。

  “对不起赵哥,我不是故意的。”小郭缩着脖子泪汪汪地认错。

  赵云澜对他的坑爹属性早就习惯,瞪了一眼也就完了,转回头去,凶神恶煞的表情瞬间褪得干干净净,非常自如地切换成如沐春风的笑容,搭在路人肩上的手还顺势友好地拍了拍,“对不住啊,没撞疼你吧?”

  “不用,没有。”那人略带僵硬地礼貌笑了下,飞快缩回了手,又后退一步,不着痕迹躲开了赵云澜的拍肩。

  赵云澜这才细看此人模样,身着规规矩矩的西装,高挺鼻梁上端正架着金属细框眼镜,一股清冷又温润的书卷气扑面而来,和他说着话,眼眸却微微垂着并不与他对视,显得本来就长的睫毛更纤长撩人了。

  美人啊。赵云澜心中一荡,交际专用的亲和笑容又秒秒钟切换成勾搭专用的帅逼微笑,然而那人闪得比他变脸还快,点头示意后就转身走了。

  “咦,那个不是沈巍吗?”赵云澜还反应不及,犯了错战战兢兢站他背后的小郭此时探脑袋出来。

  “你认识?”赵云澜很有些意外,回头看他。

  “他是《镇魂》已经定了的其中一位男主。”小郭又掏出随身的小本本,赵云澜一眼瞟过去,本子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估计是记的《镇魂》相关资料,其中贴着一张照片,正是刚刚遇到的那人。

  小郭虽然干啥啥坑,但功课做得还是很认真的。

  赵云澜忽然就对这戏有了点兴趣,如果演对手戏的是这样一位美人,那就很有意思了,不过想想可能暴露性向之后的一系列麻烦,欣赏美人的代价就有些大……

  他摸着下巴,忖度权衡着利弊,正在此时场务叫他名字让他试镜,他把剧本扔小郭怀里,若有所思地进了试镜的房间。

  一进去果然就看到那位沈巍美人也在场,因为剧本上要求试的就是两男主的对手戏。

  赵云澜不慌不忙坐到了沈巍对面,虽然他没有背台词,但对他来说,演这个角色他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

  那就是他本人跟角色简直九分相像,这点在他看原著时就惊奇过了,同样放荡不羁,脾气差又毒舌,同时却又八面玲珑圆滑世故,见人见鬼都能称兄道弟。

  只剩下一分的不像,是他爱抽烟,角色爱吃棒棒糖。

  赵云澜从容拿起剧组准备好的棒棒糖道具,剥开含进嘴里,抬头朝导演示意准备好了,等导演喊了开始,他就饶有兴致盯向了对面自他进来就低头看剧本没看他一眼的沈巍。

  戏开拍,沈巍不得不抬起头望向他。

  赵云澜在他注视下趴到桌子上,微微仰脸抬眸,黑亮眼睛在前额碎发半遮半掩中忽闪着暧昧不明的光,刻意稍稍压了嗓,使得声音更为低沉磁性,又撒娇似的拖长了音,“教授这么说……就是对我有意见啦?”

  说完,他咬着棒棒糖,嘴边斜勾起一个带点坏又带点痞的挑逗弧度。

  赵云澜觉得此刻的自己帅裂苍穹,男性荷尔蒙爆棚。

  而且他觉得对面的人也是这么看的,因为他注意到沈巍手指不自觉扣紧了手里的剧本,按剧本要求微微一笑后接了台词“意见是没有的”,耳朵尖却悄悄晕开了绯红。

  哇哦。赵云澜在心里吹了个流氓的口哨,同时心中的天平因那勾人心痒的红耳朵迅速地在“麻烦”和“美人”中彻底倾向了“美人”那边。

  如果天天能调戏这样的美人,或者以后还能假戏真做勾搭上,那什么麻烦都不在话下。

  赵云澜如此打定主意,正好他是最后一个试戏的,没时间限制,演完这一场后便站起身,道貌岸然地朝沈巍伸出手,做出热忱交友聊天的姿态,“兄弟,咱们可真是不撞不相识,以后有幸的话还能一起工作,不知怎么称呼?”

  “免贵姓沈,抱歉,我有点急事,先走了。”沈巍却还是客套得不近人情,伸手握了一秒不到就收回,还是没有和他对视,就致歉离开。

  赵云澜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愉悦地捻了捻手指,一点也没着急,毕竟来日方长嘛。

  沈巍走出片场,一直表情平淡的脸忽然像戴着的面具开裂,眉眼嘴唇都轻颤起来,他揪起胸口的衣服深吸了口气,才缓过了那股窒息的劲儿,绷着身体上了路边的车。

  “沈哥,我跟《镇魂》剧组那边谈了,他们说希望你再考虑考虑,这个角色他们觉得非你不可。”助理边开车边说。

  后座的沈巍望着窗外的风景一言不发,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

  助理叹口气,“作为编剧要演戏确实为难了些,既然你实在不想演,我去帮你推……”

  “另一个男主他们定了吗?”沈巍突然开口打断,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助理愣了一下,“还没,不过有个基本内定的人选,叫赵云澜吧,他公司好像和剧组私下有协议,他今天应该也来试镜了,你不认识他,见了也不知道。”

  沈巍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放在膝上的手紧紧攥着,指甲用力得掐进了掌心肉,终于低低地开口,“我接。”

  “啊?”助理一时没明白他跳跃的话。

  他黑得不见底的眼瞳中某种刻骨的情绪明灭翻涌着,重复了一遍:“我接这个角色。”

  收工回家的赵云澜则心情很好,还拿起手机继续看他没看完的《镇魂》原著。

  他本来就不是个文化人,不爱看书,看《镇魂》是因为公司交代,而且看着故事还挺有趣,就看了一部分,因为也不准备接这戏,加上工作忙就丢一边了。

  现在看着书里他的角色各种调戏沈巍那角色,代入他和沈巍,看得那是津津有味,简直有些迫不及待看书里的自己怎么拿下这个美人,做个借鉴也不赖。

  正边看边美滋滋脑补他把沈巍这样那样时,手下随意翻过一页,一眼先瞧见中间一句话:“我特么一个纯一,你就算……你、你就不能对我稍微客气点吗?”

  赵云澜看书也不细致,都是一目十行囫囵看个大概情节,还没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手已经习惯性点了屏幕翻到下一页。

  等他回过味来,手指一顿,用力戳屏翻回了上页。

  赵云澜把这句话及前后文来回看了五遍,脑子里无数旖旎画面轰然碎成了渣渣。

  ……操他妈我演的怎么是个零???!!!



——————————————————————————————

我是为了写最后这句话才扯了上面所有的废话【。



评论(18)
热度(214)

© 小小渔de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