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节操多年,基本主角总受,不逆
 
 

【邱叶】如果没有那个人

  如果没有那个人,他不会赢得那么辉煌绝艳,立于荣耀之巅,横扫一切,抬手间千军万马灰飞烟灭。 

  如果没有那个人,他不会输得那么彻底惨烈,作茧自缚只为羽化成蝶,搏他转头温柔一瞥,到头来,空余一地落寞碎片。


(一) 

  他喜欢冲杀战场、一往无前的热血豪情。 

  因此第一次玩荣耀,他就毫不犹豫选择了战斗法师。 

  然后他见到了战斗法师的巅峰,不,是整个荣耀的巅峰——斗神一叶之秋。 

  每场他看过的比赛里,一叶之秋舞动却邪,在光与影的交织中恍若刹那燃起的烟火,璀璨盛开,便是所向披靡。 

  鲜血如细雨洒落,那个身影缓缓转身,战矛低垂负手而立,绝代风华。 

  他感到心在急速跳动,握着的手指微微颤抖。就是这样!他想要的感觉,他想要做到的,就是如此! 

  他激动却也冷静,他知道自己还差得很远。于是,他日夜琢磨战斗法师的打法,看一叶之秋的视频,勤加苦练。 

  那一年,一叶之秋的操纵者叶秋再次率领嘉世问鼎总冠军,成就三连冠的神话。 

  那一年,他终于如愿以偿,进了嘉世训练营。 

  训练营的生活是枯燥的,并且身边的同伴不管是不是战斗法师,十个有九个幻想成为一叶之秋的继承者。 

  他摇摇头,专注训练。他想要达到斗神的高度,但他并不想操纵一叶之秋。他喜欢自己的角色,战斗格式。 

  枪林弹雨中横扫千军,坚持战斗便是永恒的格式。那是他的信念。 

  他想用战斗格式击败一叶之秋,成就自己的梦想。 

  目标太难也太过远大,但他并不气馁。反而静下心来,更加刻苦。 

  那是他到训练营的第三天。 

  日常训练已经完成,伙伴们大都三三两两在闲聊嬉闹。只有他安静地坐着,进了网游竞技场。 

  网游里的玩家早就不是他的对手,而他也不过是为了练手。又一局下来,他赢得很轻松。 

  “刚刚那个豪龙破军接得急了点呢,如果先闪避再上前,可以更早结束战斗。”突然有声音在身后响起,他吓了一跳,回头去看。 

  长相平凡的年轻男子,肤色苍白略显颓废,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模样。走近的时候,一抹淡淡的烟味萦绕开来,他皱了皱眉,俱乐部里是不允许抽烟的。 

  “怎么,不服气?”男人误会他皱眉的动作,笑了起来,顺手拉开椅子在他身边坐下。他旁边的伙伴早跑去跟别人聊天,没人注意这儿。 

  男人随手摸出一张账号卡,朝他扬了扬,“来一局?” 

  这人是谁?新学员?可训练营不是只招青少年么?他有些疑惑,但并不在意,点了点头。战斗,他向来不会拒绝。 

  进场,开打。 

  “怎么样?”男人懒懒地靠着椅子,侧头看他,笑容带了点戏谑。 

  他呆呆地看着屏幕,屏幕上战斗格式倒在地上,身旁另一位战斗法师昂首挺立,似乎在嘲笑他的不堪一击。 

  是的,不堪一击。即便他是以第一的成绩被挑选进训练营的,即便他输也从来只是惜败。 

  但在这个男人面前,他的招式还未施展就已经以摧枯拉朽之势溃败。 

  35秒。 

  这个数字,让他怔在当场,一片茫然。 

  “再来?”耳边似乎响起询问声,他木然地点点头。 

  再次进场,开打。 

  这一次,战斗节奏竟然放缓了许多,他努力寻找机会,但依然束手无策,反而被引导着露出了很多破绽。 

  他这才心惊,这些操作细节自己平时都未曾注意过,没想到在和这个男人的战斗中,像火山喷发一样全部暴露出来,每一个都足以致命。 

  “还来吗?”男人问。 

  他摇头,再来也还是一样的结果,实力差距已很明显。 

  男人轻笑了声,站起身拍拍他肩膀,“好好想想,应该对你有帮助。”然后单手插裤兜晃悠着走了。 

  他低头,张开手掌凝视指尖。刚刚那个,应该是个职业选手吧。他和职业选手的距离,竟还差这么多吗? 

  他的梦想,果然还是太遥远了呢。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放弃啊。只有更努力了。 

  接下来几天,他除了训练,所有时间都用来研究和那个男人的对战视频——是那个人录的,好像专为他准备的一样。 

  每一个节点,他都仔细思考,应该用的对战策略,而自己为何没有做到最完美。按理说,完美是不可能的,或多或少,总会有小小的破绽。 

  但那个男人没有。 

  男人的角色很普通,装备甚至比战斗格式还要弱很多,可是每一个操作都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宛若教科书般精准,毫无瑕疵。 

  明明就是一个举矛的动作,在男人做来,仿佛都隐隐带着君临天下的杀伐之气。 

  那种感觉,和记忆里的印象重合了。 

  一叶之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毫无根据的联想,只是觉得,真的很像。 

  不是角色,是角色的精神。



(二)

  他带着点疑惑废寝忘食地研究,又过了三天。

  第三天的傍晚,提前完成了一天的训练,他习惯性地打开录像开始看。进度条拖到昨天看到的地方开始放,但没一会儿他就按下暂停,又退回去反复看了几遍,微微皱眉。

  这个地方,总觉得不对劲,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翻来覆去再看,他的眼神都有点晃了,依然毫无头绪。像是一个小小的结,他却找不到线头来解,心里反而结了个疙瘩。

  闭上眼靠在椅背上,他揉揉眉心,深吸几口气,让自己静下心来。

  恍惚间,似有若有若无的烟味弥漫,陌生而又熟悉,他疑惑,这不是……

  还没来得及睁眼,漫不经心的声音就已在头顶响起,“累了啊?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

  他瞬间坐直身体,看向来人。

  男人依旧是懒懒散散的模样,扫了几眼视频回看他,略微勾起嘴角,“这几天一直在研究?”

  他点头,直直盯着男人说:“和我比一局。”

  男人并未意外,只是歪头摊摊手,“不好意思啊,今天没带账号卡呢。”

  他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站起身,径直走到旁边的学员面前,敲敲桌子,“角色借我用一下可以吗?”

  那人看看他,又看看男人,露出疑惑的表情,显然也在纳闷男人的身份,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站了起来让出位置。

  “谢谢。”平淡的道谢,他转身看了眼男人,坐回自己的座位。

  男人挑了挑眉,也就走过去像上次一样随手拉开椅子,毫不客气地坐下了。

  利落地进场,开打。

  33秒。

  双手从键盘滑落,沸腾的血液缓缓冷凝。他似乎听到旁观的学员不可思议的惊呼。

  是啊,如果硬要形容他这次的表现,只能用八个字。

  头破血流,一败涂地。

  屏幕上的角色以狼狈的姿势颓然躺地,他呆呆地看着。

  呵。心底有个声音在嘲笑他。你也太不自量力了。男人战矛轻轻一抖,那些你挖空心思想出的对策,转瞬就化为乌有。

  就这水平,你有什么资格谈你那可笑的梦想呢?

  之前的努力,不过是无用的挣扎罢了。

  他双手用力握成拳头,霍地站起就要往外走,却发现有人挡在自己面前。

  男人双手抱臂歪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怎么了?输了很生气?”

  他面无表情,直接绕过男人,却听到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为什么要生气呢,你很有天赋,也很努力啊。”

  他的步子滞了滞,但马上加快了脚步,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听来有点遥远,“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因为这次我用了全力。”

  他终于停住,转身看向男人,“那上次呢?”

  “五成。”男人眨了眨眼,显得十分无辜。

  他一动不动地站着。

  男人终于笑出声来,“好了好了,逗你玩呢。其实是九成。”

  他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眼神没有丝毫波澜。

  男人叹口气,“好吧好吧,为了补偿你,我再全力和你打一局?”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学员目瞪口呆,这是哪门子的补偿?

  结果学员就看到刚刚还无动于衷的他笔直地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

  学员呆滞地站在原地,完全不能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恍惚间好像听到那男人嘀咕了句:“倔强的小孩。”就看到男人重新拉开椅子坐下了。

  还没开打,一个无奈的声音就出现在门口,“我说老叶,你一刻不打荣耀会死吗?叫你来自我介绍,你怎么就坐下打游戏了?”

  原本显得有些喧闹的训练营因为这个声音的出现一下子寂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门口。

  嘉世老板,陶轩。

  学员们都兴奋起来,只有他不动声色看向身旁的男人。

  男人手搭在靠背上转头看向陶轩,懒洋洋地回答:“谁说的?我在这儿尽职尽责地指导嘉世未来可爱的花朵呢。”

  陶轩根本不吃这套,走过来一把扯起他,“起来起来,就算指导也得先介绍一下自己吧,不然就你这形象,人家当你拐卖儿童的。”

  男人无可奈何,在学员们好奇眼神和窃窃私语中,揉揉稍稍凌乱的头发,挥挥手随意道:“大家好啊,我是嘉世战队的队长,叶秋。”

  短暂的死寂。下一秒学员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个个满脸激动和崇拜的神情,有人甚至尖叫着要签名。

  而男人不以为意,只是又走了几步到坐着的他面前,弯腰,扬扬唇角,“多多指教喽。”



(三)

  那天老板陶轩一边不耐烦地叨叨着“还有一大堆战队的事要你干呢就跑这儿躲清闲快跟我走”一边把男人硬扯走了,他根本没回应男人看上去更像戏弄的打招呼,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叶秋。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意料之外,不过,似乎早有预感。

  但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他的惨败,也就理所当然了吧?

  不。

  他的手再度握成拳,他的目标……是打败一叶之秋。怎能轻易承认这差距而放弃呢?

  只是,站在荣耀顶端的斗神一叶之秋的操纵者,会是这种着三不着两的人吗?他不禁又有些怀疑。

  虽然男人的操作确实无可挑剔。

  算了,他深吸口气,想这些也没用,还是好好努力吧。

  谁知,他不想节外生枝,麻烦自动找上他了。

  “又是你?”他皱眉看着眼前无所事事晃晃悠悠来闲逛的男人。

  “喂喂喂,你这小鬼怎么跟前辈说话呢?”男人敲了敲他的脑袋,不满地说:“我还不是为了专程来指导你,你有没有良心啊?”然后居然露出了一副幽怨的神情,活像个弃妇。

  他不为所动,躲开男人的手,淡淡地说:“已经指导过了,劳您费心,请前辈施恩于他人吧。”说完还礼貌地微微颔首,下一秒就头也不回地投入到训练中去了。

  “你……”男人怔了一下,显然没料到会踢到铁板,但随即眼珠子转了转,“这样啊,那还真是可惜,本来还想说上次的录像你不懂的地方,我……”说着故意拖长语调转身。

  “等一下。”不出所料,他开口了。

  男人回头,“嗯?”

  看到男人得意的表情,他忽然有些懊恼。为什么明明知道男人是在给他下套,他怎么每次都忍不住要回应呢?

  男人看着他有些郁闷的神色,似乎很是愉悦,“咳咳,看在你这么真诚的请求的份上,我就先和你打一局吧。”

  真诚的请求?他有吗?他几乎要怀疑自己的听力。

  不管怎样,两人如同上次一样坐下,旁边本来还在练习的学员一见此景,立刻呼啦啦涌上来旁观,兴奋地叽叽喳喳,显然是在为将要亲眼目睹叶秋大神的神技而激动。

  男人还是随手拿了一个学员的账号卡,角色ID沉云。两人也如同上次一样利落地进场,开打。

  不紧不慢的节奏,他努力寻找时机,但饶是男人的攻击没有上次如同狂风暴雨般压得他喘不过气,他依旧无法伤到男人分毫。

  而且这种节奏,更让他清晰地感受到了差距。他弱小得可以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他几乎要绝望了,却突然眼前一亮。

  破绽!终于出现了!

  他立刻像被点燃一样猛冲上去,战矛一抖急速刺出。

  鲜血从沉云的身上喷洒出来,他的心跳加快,做到了!

  正在他为此欣喜的时候,屏幕上的沉云从容转身,仿佛猫一样灵巧地从战斗格式身旁滑过,他连忙就要操作角色侧身再刺,却看到沉云步子接连再转,身影交错繁复,让他看得有些眼花,无法找到方向准确刺入。

  只是一瞬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战斗格式的胸口已被一矛穿心。

  周围响起欢呼声,他没有去管,只又陷入了茫然,混沌的脑海被勾起一丝记忆,这场景,有几分熟悉……

  对了!他一个激灵想起,这正是上次录像中他反复看却想不明白的地方!

  只不过,那次是他被男人抓住破绽敲得狼狈不堪,他一直苦思冥想,破绽解决不了,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补救呢?

  结果想了千百种方法,都被一一否决,这一次,却是男人亲自向他示范了出来。

  是巧合?还是,他误会了男人?可一想到男人平时漫不经心的模样,他还是不相信,男人会这么细心和上心。

  在他发呆的时候,男人凑过来问:“懂了吗?”

  他愣了一下,没说什么,默默点头。

  男人伸了个懒腰,“那就好。”

  这时旁边有学员一见两人比赛结束,上前要叶秋大神指点,男人装出和蔼可亲的微笑回答:“哎呀今天太累了,改天吧,改天我教你快速提升技术的秘技。”

  学员原本失望的眼睛里马上闪现希冀混合崇拜的眼神,闪闪发光。

  他忍不住瞥了男人一眼,这种家伙,真的适合当队长吗?像老板说的,更适合拐卖儿童吧?

  不过,看到男人就要离开的背影,难道真的是专门为了指导他的? 

  “谢谢前辈指教。”他稍稍提高声音说道,说完偏过了头不再看向男人。

  男人步子一停,转身回来走到他面前大力揉他的头发,一边哈哈笑:“哎呀你这小鬼其实还是蛮可爱的嘛。”

  他立刻想要躲开,却还是忍住了。

  仅此一次。他想。



(四)


  自从那次指导他后,男人不定期地就会来训练营转转,看看每个学员的情况,通常在口头解说以后,还会和他们打指导赛。

  男人的习惯是在对战的过程中指出对方不妥的地方,然后找机会亲自示范出来。

  全职业精通的教科书,果真不是浪得虚名的。嘉世训练营里战斗法师是多点,但其他职业也应有尽有,而男人个个都可以从职业本身来指导示范,比传说中的外挂还凶残。

  而他发现,男人对他的指导,总要比对别人多那么一点点。

  屏幕上两个战斗法师缠斗着,飞快的技能交接带来绚烂的光影交错,几乎把角色的身体淹没,连动作都快分辨不清,只是,光看那血条的话,一人的直线下降,另一人不过偶尔溅几滴血。

  眼见血条快见底,他的操作不自觉地缓慢起来,又要输了,他在心里叹。

  虽说短时间内赢男人是绝不可能的,但每次输,他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梦想呢?

  男人一个大招干脆利落地解决了战斗格式,起身就直接毫不客气地敲敲他的脑袋,“小邱,偷懒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自从知道他的名字,男人就“小邱小邱”的喊上了,口气熟稔得像使唤小弟。

  他本想躲的,不知为何停了一下没躲过,捂着脑袋他感觉莫名其妙,“我没有偷懒。”

  男人俯身,半眯着眼,“嗯?那你最后操作怎么慢下来了?”

  一下子靠近,男人身上那挥之不去的烟味顿时更加浓郁,不过家教良好的他还是忍住了皱眉的冲动,“那是因为……”

  “因为要输了?”男人接过话反问。

  他迟疑点头,不自觉地向椅背靠了靠,这样近距离说话,总觉得很别扭。

  男人站直身体,双手抱臂挑了挑眉,“那说明你求胜心还不够。”

  他一怔,很快想要争辩:“我……”

  “如果你有足够强的求胜欲望,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放弃。”男人盯着他说道。

  他有些发愣,第一次看到男人不是吊儿郎当的模样,而是极认真的表情。

  略浅的瞳色,却仿佛能够洞穿内心深处。

  静了几秒,他终于缓缓点头,“谢谢前辈教导。”

  男人马上换上平时那副极招嘲讽的嘴脸,“哈哈哈,孺子可教啊~~”说着转身,“今天就到这了,我先走了。说什么不许在训练营抽烟,真是头痛,小孩子烟味刺激一下才能茁壮成长嘛,既然这样,那就去训练室抽双倍……”

  男人一边往外走一边念叨着,他恍惚看到男人身上缠绕着恶魔在奸笑。

  果然是错觉吧。

  刚刚男人认真的样子,果然是错觉。他坚定地对自己说。

  没过几天,他一人留下训练到很晚,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回去,经过训练室的时候发现灯还亮着,不经意往里望了一眼,发现是男人在打荣耀。

  还在磨练技术吗?他有些动容,就算是大神,还是努力向更高处攀登。这样的话,他输得心服口服。

  情不自禁跨步走进去,及至站到男人身后,才发现男人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抖着腿叼着烟,随意地操作着键盘和鼠标,一整个消遣的模样。

  即便这样,男人还是不到半分钟解决一个玩家。至于原因……

  网游竞技场。在虐菜。并且虐得十分开心。

  他脑海中闪过这几个词,看了看男人的脸,反复确认并没有一种叫“羞耻”的东西。

  男人刚好偏头,一眼看到他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也是吓了一跳,立刻停下操作飞快地捂住他的嘴。

  他皱眉。是的,即便他家教良好,但是没人对他说过,对无耻的人也需要客气。

  男人却不这么想,眨眨眼看着他说:“别说出去哈。”

  他看着男人,眼神波澜不惊。

  “回头送你一件好装备。”男人信誓旦旦地说。

  他依旧毫无反应。

  “唉,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连装备都收买不了小孩了……”男人终于放开手,摇头叹息着。

  作为一个能很好控制自己感情的人,他忽然头一次有了揍人的冲动。

  再不看一眼,他转身就走,男人在后面不死心地叫道:“喂喂,小邱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他没有理会,心里却有点异样的感觉。

  在他没来训练营之前,嘉世叶秋大神声望早已如日中天,但这位大神从没有给任何人接触自己的机会,从不露脸,从不参加公开活动。

  外界普遍定义叶秋大神孤高冷漠,他一度也是那样想的,而如今亲眼见到,才发觉完全不是。

  那些指导赛,男人总是打得非常耐心,一点没有横扫联盟时的傲气,反而总是笑得很猥琐很可亲。

  到现在,一般大神都会对普通玩家不屑吧,男人却和他们玩得不亦乐乎,虽说方式一如既往的猥琐。

  简单平凡,爱着荣耀。

  这便是这个男人,成神的理由。

  那么,遇到这么个奇葩的男人,是他的幸,还是不幸呢?



(五)

  自从看到男人在网游竞技场虐菜后,男人的大神地位在他心里又一落千丈,不过,怎么说呢,也并不讨厌,反而有种微妙的……亲近感。

  揉揉几乎发烫的指尖,他抬头看钟,已经一点了,他都没察觉到,训练室里早已空无一人,都已经去午休了吧,而他还没吃饭。

  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他闭上眼,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肩膀,嗯,还是不去吃饭了,反正也习惯了。

  刚这么想,门外就有脚步声响起,然后他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哟,你怎么还在呢?”

  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下意识地叹了口气,不甘不愿地转头,“如愿”看到男人叼着烟懒懒靠在门框上看向他。

  每次见男人都没好事,但是他巧遇男人的次数却诡异地高。

  他转回头准备继续闭目养神,简洁回答:“休息。”

  “在这儿休息?我说你不会还没吃饭吧?”对方的声音带了点惊讶。

  “嗯。”他累得很,敷衍了下,有点朦朦胧胧的睡意。

  不幸的是,那睡意很快被某人赶跑了。

  “这样可不行啊,果然还是小孩,真让人操心。”脑袋上挨了两下,男人一如既往以令人火大的口吻说教。

  他略微有些恼怒地瞪向男人,一般人就算是长辈会这么没礼貌地随便敲别人头吗?而且还这么顺手,一而再再而三。

  男人无辜地回看他,随即状似无奈地抓抓头发,“唉,不要这么渴求地看我嘛,我会心软的。好了好了,我请你吃饭吧。”

  他瞥男人一眼,面无表情转头,闭眼。

  接着他就被拽着胳膊猛地拉起来,耳边男人讨厌的声音叨叨着:“说了我请了,你就不要客气了,走着。”

  他那一瞬间几乎想甩开男人的手给男人一拳,但还是极其艰难地忍住了,绷着脸任男人把他拖到外面一家小饭馆,随便找了处空位,坐下点了菜。

  五分钟后。

  他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儿童套餐,看了一眼对面男人的大鱼大肉,沉默。

  在心里反复默念,邱非,你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人,很有自制力,很……想把菜扣到男人头上。

  自我催眠失败,尤其是看到对面男人恶劣的笑容,真是……

  “噗~”男人却忍不住笑出声来,把身前的菜推到他面前,然后左手撑着下巴,伸出右手捏他的脸,“藏不住心事的小鬼,心里想什么全都表现在脸上了,还老是装酷~真容易逗啊你~”

  他愣了一下,都没注意男人的手,“你不吃?”

  男人笑眯眯:“吃过早餐剩下的泡面了。”

  于是这个两餐吃一盒泡面的人有资格说他不吃饭?

  他想了想,把儿童套餐推到男人面前,严肃而恭敬地说:“那前辈,请吃吧,不然您的身体会营养不够的。”然后优雅地拿起筷子开始吃肉。

  男人捏他脸的手一僵,松开了。

  半晌,男人讪讪笑道,“哈哈,那什么,小邱啊,吃饭是小事,我觉得最近看你练习很累啊。”

  转移话题也太明显了吧。他在心里鄙视。

  “虽说荣耀大多数时候是竞技比赛,以获取胜利为第一目标,但是,比赛不只是胜负,比赛本身就是一种享受。刻苦很好,只是把自己搞得很累,你玩游戏的乐趣就没有了。”男人自顾自说下去。

  他惊诧抬头,发现男人浅石色的眸子盯着他,淡淡的笑,很认真的样子。

  又是这样。

  刚刚还满是戏谑的神情,下一刻就变得无比郑重。

  真真假假的,他都分不清男人是在和他说笑,还是在对他说教。

  享受比赛……吗?很奇怪的言论啊,普通玩家还好,职业选手的话,赢不就应该是最终目的吗?

  但是,和荣耀相关的事,似乎男人从没开过玩笑。

  那就应该是对的吧。

25 Feb 2014
 
评论(6)
 
热度(226)
© 小小渔de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