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节操多年,基本主角总受,不逆
 
 

【all叶】新年礼包之二

*礼包之一


三、【周叶】炮友转正    ( @荀简 点的梗)

 

  炙热身体被密密匝匝地填满,酸麻饱涨的快感侵蚀着叶修的理智,身上人一贯无辜澄澈的眼此时兽一般暗戾灼烈,伴随着大开大合的凶猛捣弄,让他几近魂飞魄散又无处可逃。

  恍惚间叶修不由想起之前甚嚣尘上的荣耀第一人换位的言论。离他退役有了一段时间,轮回王牌又如日中天,那么理所应当地该推出新的荣耀第一人了。

  对此他并不在意,这些都是虚名,而且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嘛,这是自然规律。

  但他没想到的是,他这前浪,是丢人地被某后浪操死在沙滩上的。

  “唔嗯!”仿佛察觉到他的走神,周泽楷又是一轮毫不留情的贯穿深入,直顶得他抑制不住地溢出了呻吟。

  ……更丢人的是,虽然叶修不想承认,在这一瞬间,他有那么一丝死得其所的念头。

  “前辈,洗澡?”激烈情事过后,叶修叼着烟休息了会儿,正准备穿衣服回自个酒店,周泽楷温柔体贴地问了一句。

  叶修略一沉吟,天已经很晚了,再晚回去陈果她们很可能会生疑,不过就冲个澡也不用多久,不然他这满身是汗衣衫不整本身也挺可疑的,想着就点了点头。

  可他猜中了开头没猜到结局。

  他前脚刚进浴室,后脚周泽楷也默默地跟了进去,满脸纯真地要和他一起洗澡,结果俩人洗着洗着一不留神擦枪走火,叶修便又死了一回。

  最后残血状态的他是被周泽楷搀着出来的,他也实在没力气了,懒洋洋地任由周泽楷给他套上衣服,用毛巾细致地给他擦头发。

  差不多快擦干时,他微微凑到叶修耳边,低沉微哑的嗓音裹挟着不明情绪,更多的仍是异样柔和,“很晚了,留下来?”

  这仿佛恋人般的语气,让叶修尚自酸痛的某处遽然窜过一阵麻痒电流。他耳朵莫名发热,但面上还是镇定地打着哈哈“啊,不了,那小周我先走了”,语毕挣扎着起身,一瘸一拐地飞速离开了房间。

  又快走了几步,叶修酥软的腿支撑不住,一个踉跄险些摔一跤,他只得慢下步子缓上一缓。

  说真的,轮回得给他付钱,因为他强烈怀疑小周把荣耀比赛的压力都发泄到他身上了,叶修边走边想。

  不过自己也真是奇怪,叶修受了启发忽又自我反省,反过来想轮回又不会给他付钱,他这任劳任怨地送货上门是图个啥?

  虽说二人这炮友关系是你情我愿互惠互利,但实际叶修并没那么强的欲望,甚至可以说,他对荣耀以外的事情都兴致缺缺,包括这档子事。

  他又向来是个不做亏本买卖的人,而这事看起来他亏到死。

  到底是为什么呢?叶修想了又想,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但他第二天就很快明白了。

  全明星周末中职业选手与粉丝互动环节,主持人采访被抽到的女粉丝感想,女粉丝直勾勾地盯着周泽楷,俏皮而大胆地说:“我想问问周泽楷大神觉得我怎么样,适不适合当他女朋友。”

  话音刚落,满场爆发出热烈的起哄尖叫声,间或夹杂着一些谩骂,显然是另有粉丝不忿了。主持人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坏笑着给周泽楷递话筒,“泽楷,你觉得呢?”

  周泽楷起初一脸茫然,静静地没有回答,主持人想着以他性格这问题也是为难他了,正想替他圆话,就见他不易察觉地往观众席扫了一眼,垂眸淡淡地勾唇,语气却是无比认真,“抱歉,我有恋人了。”

  坐在观众席的叶修心跳停了一拍。

  而其他观众死寂了一秒,猛然炸开了锅,人声鼎沸得屋顶都要掀翻,主持人更是激动得不行,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八卦猛料,而且是由这位采访时屁都难放一个的大神自己爆出,立时恨不得把话筒戳到周泽楷脸上,“天哪泽楷是什么时候有恋人的,能与我们分享一下吗?!”

  周泽楷脸上恢复了往日天真无邪的神情,微微歪头,“还没追到。”

  “呃!……”主持人差点咬掉自己舌头,大神你在逗我?!他有心再追问几句,却也意识到现在场合,勉强打了个圆场,把话题暂时糊弄过去,到时候自会有记者替他围攻问话。

  可观众席上的叶修却无法过去这节。

  他顿悟了自己昨天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为什么他一个从来只会占别人便宜的人会心甘情愿被别人占便宜。

  那是因为,他好像,有一点,喜欢上周泽楷了。

  这是鉴于刚刚周泽楷说他有恋人时,他心脏骤缩一阵刺痛得出的结论。

  他起身,跟陈果打了声招呼说去厕所,熟门熟路寻了个没什么人的黑暗过道抽起烟来。

  嗯,仔细想想小周明知道他在观众席,还说了这样的话,应该是有了喜欢的人,想结束炮友关系,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借这个场合传达给了他。

  “前辈?”叶修正惆怅地分析自己失恋经过,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叶修转头,就看到周泽楷自逆光中向他走来。

  叶修一瞬被烟小小呛了一下,装作自然地朝他点头招呼,心里猜测人估摸是来跟他讲断了炮友关系的事。

  那他该做个潇洒样子,以后见面至少不尴尬,叶修迅速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果不其然,周泽楷紧紧凝视着他开口道:“前辈听到我的话了?”

  “嗯。”叶修应了声,已经开始为自己刚开始就夭折的恋情默哀了。不过好歹他也算睡过人家,唔,被人家睡过了,也不亏……吗?

  “那,前辈答应吗。”周泽楷继续问了一句。

  “嗯。”叶修又随口应了声,直至看到周泽楷明亮的灼热眼眸宛若要燃烧的流星一般,胶着的视线完全凝在他身上,才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

  “啊?”叶修惊疑不定,难不成周泽楷说的那个没追到的恋人……是他?!

  看周泽楷这要烧死人的目光,貌似是的。叶修对这突如其来的转折也措手不及,心难得出现一丝慌乱,下意识回道:“这个,我考虑一下。”

  “哦。”周泽楷垂首低声道,失落甚而略微委屈的模样与刚才在舞台的耀眼逼人简直判若两人。

  叶修立刻就有点心软,但又不好马上改口,便转移话题夸赞安慰道:“啊,那个,好久没现场看你的枪王了,水准一直这么高啊。”

  这招还挺管用,周泽楷顿时褪去沮丧神色,面上现出浅浅的明媚微笑,小心翼翼却又情难自禁似的靠近叶修,以几乎贴面的姿势半圈住他。

  “因为前辈,一直在操练我的枪。”他款款轻声说道。

  ……卧槽,等等,小周是开了个黄腔吗?叶修一听这话十分不对味,但看小周表情,分外纯洁而深情。

  是他想污了吧,平时他俩偶尔会一起PK竞技以作练习,说的应该是这个意思。叶修如此想着,也就没再深思。

  而等他知道某人是装出来的纯洁样子扮猪吃虎,就是在一起几个月被里里外外吃干抹净之后的事了。


27 Jan 2017
 
评论(21)
 
热度(677)
© 小小渔de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