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渔de守望

弃节操多年,基本主角总受,不逆

【all叶】新年礼包之一

*臭不要脸称为礼包,反正礼包也是有好有坏,我这个可能就是那种看着嫌弃,但不拿白不拿的hhhhh

 

一、【韩叶】身体互换    (@我修盛世美颜点的梗) 

  1、

  “来呀,老韩,别客气啊~”床上的人以大字型赤裸摊开,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浑厚低沉的嗓音硬生生唤出了老鸨招客的妖娆感。

  如果是在往常,这样主动的某人是韩文清求之不得的。

  但现在他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站在床边,只想掐死床上这人。

  可他偏偏又不能这么做。因为床上这具身体,就是他自己的,要伤害也等同于伤害自己。

  这破事简单来讲,就是他和叶修互换了身体。

  而且叶修很开心。他很不开心。

  2、

  “说真的,老韩,我不明白你有什么不高兴的。”第二天一夜好眠的叶修看着在书房睡了一夜面色可怕的“叶修”,对自己脸上从没出现过的表情觉得十分新鲜有趣,研究了好一会儿,直至察觉到一股从灵魂深处漫溢而出的杀气,立刻开始一本正经劝慰。

  “你有什么不开心,照照镜子就会觉得这是个多美好的世界,”叶修颇具声情并茂地说着,转而又叹了口气,“不像我,照了镜子需要鼓起勇气才能勇敢活下去……”

  轰隆隆。

  叶修切身体会到了“我狠起来连自己都打”这句话的含义。

  3、

  今天刚好是休假期结束第一天,两人必须要回各自战队,现在这情况,也就只好装成对方了。但韩文清极为不放心某人,便跟着一同先去了霸图战队。

  刚进门张佳乐就迎面走来,先跟伪队长打了招呼,又自然熟络地勾上韩文清的脖子,“哟老叶,怎么你也来了,不会想对我们搞什么花招吧?”

  “你想多了。”韩文清一把拍下张佳乐的手,冷冷地说。

  叶修在旁扬眉,一脸看好戏。

  “我去你吃炸药啦?!”张佳乐满是莫名其妙。

  正巧张新杰也走了过来,平常地与二人打完招呼,又顿了顿,抬手到叶修发梢上,叶修分明地感到挨着他的韩文清手臂微微动了动,像是有什么控制不住的洪荒之力。

  “有个绒毛。”张新杰简单地解释了下,显然刚是强迫症发作了。

  “多谢了。”结果韩文清淡淡地接话,瞟了一眼叶修,示意跟他走,叶修也就乖乖地跟着走了。

  “你觉不觉得队长今天很奇怪啊?”张佳乐看着二人离开背影,忍不住又问张新杰。

  张新杰点了点头,“妻管严。”

  4、

  “老韩你这样吃两份醋累不累啊?”叶修边走边斜眼望着韩文清,以特别关心的语气问。

  韩文清不说话,直接狠狠把他拽进一个会议室锁上门。

  “哎哟卧槽,老韩你对着自己的脸也下得去手?”叶修有点意外,但更多是不怕死的调侃。

  “不用看脸。”韩文清冷哼一声,伸手直接拉开叶修裤链,把那东西掏了出来。

  “等!……”叶修身下一凉激灵一颤,就看到五根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覆上他体下粗物,缓慢地缠绕着磨弄起来。

  这手他再熟悉不过,就是他自己的手,此时却不受他控制,色情而肆无忌惮地慰藉他人的阳物。

  可这个“他人”,偏偏还是他自己。

  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刺激让他下身热烫,迅速硬了。

  “舒服吗?”而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问道,与他平日嘲讽别人一模一样的语气音色,却是从他对面的人口中传出。

 

 

 

二、【黄叶】叶修吃醋主动 (@Sarah小伊点的梗) 

 

  叶修叼着烟安静坐在床头,淡淡的烟雾中,对面那眉飞色舞说着话的人面目非但不曾模糊,反而愈加鲜亮好看了。

  他无声无息地轻叹口气,却连自己也没察觉,只分外平常地说了一句:“你要真觉得她好,就去追吧。”

  本在滔滔不绝讲述他们蓝雨和尚庙的训练营来了个漂亮妹子如何厉害如何可爱的黄少天被打断后顿了顿,极其自然地接话道:“那是,看我这么英俊潇洒才貌双全风流倜傥,要是出手绝对分分钟拿下,老叶你看你占了多大便宜,要懂得感恩知不知道……”

  “我是说真的。”叶修继续平静地说。

  黄少天唠叨的话语戛然而止,他不敢置信地紧盯着叶修,语调明显带着压抑的冷静,“你什么意思?”

  叶修静静回望他的眼睛,无声地给出了答案。

  黄少天的面色倏忽灰暗下来,却仍旧无法相信,“你要跟我分手?”他的唇略微颤抖,“为什么?”

  “最近有些流言传出来了,你的职业生涯刚起步,这对你非常不利。”叶修从未如此认真地与黄少天谈话,“你没有必要冒这份险,比我更适合你的人多得是。”说到最后一句,他声音莫名低了一度。

  可他这样的认真,在某人眼里却是个笑话。

  “就这样?”黄少天像是受到羞辱一般,表情愈发难看地反问:“为我好,去找更适合我的?叶修你是跟我呆久了被传染了自说自话的本事是吗?你这样一厢情愿,问过我的意见吗?”

  这怎么吵架还带黑自己的。叶修不合时宜地想,可面对黄少天的质问,他说不出反驳的话。

  叶修的沉默让黄少天更加愤怒,他气极反笑,“好,分就分!”他抓起摊在桌上的几样东西塞包里,衣服也不换,直接穿着睡衣把包甩上肩就要走。

  “你是真怕我前途受损,还是怕自己担不起责任啊。”拉开门后黄少天突然转头,仿佛云淡风轻地问了一句。

  叶修一愣,就见门被狠狠摔上了,关门的一瞬间,他听到了最后一句冰凉的话。

  “叶修,你个懦夫。”

  这个人,果真是个极厉害的机会主义者,知道什么时候出手,能一击必杀。

  叶修微微苦笑了声,为了缓解心口的痛,烟抽得更凶了。

 

  过几天喻文州找来的时候,叶修是不意外的,甚至还坦然地讲了来龙去脉。

  “他说得没错,我确实怕担这个责任,他的潜力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如果因为我而被耽误了,我相信你也不会允许的,是吗?”叶修看着喻文州说,他知道这样的聪明人一定懂他的意思。

  “你说得对。”喻文州点头,随即却淡淡笑着转口,“但他的为人你比我更清楚,他会是因为这些而倒下的人吗?”

  叶修怔了怔,喻文州神色变得一本正经,“而且和你在一起,他每天练得都非常刻苦,为了追上你超越你,倒是这几天,训练心不在焉。就算为了他的职业生涯,你现在也应和他在一起激励他前进,等他到达荣耀巅峰,你再功成身退,岂不是两全其美?”

  叶修闻言一挑眉,似笑非笑:“你这是要逼我和他在一起?”

  “怎么会呢。”喻文州笑眯眯地否认,而后像是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不过当时你和他分手,不是有一点吃我们蓝雨姑娘的醋吗?”

  “喂,我可没那么幼稚啊。”叶修哭笑不得。

  “哦,我想也是。反正这件事是你们俩的事,我也只能给点建议,具体怎么处理,你再考虑一下吧。”喻文州善解人意地最后总结。

 

  又过几天突然接到通知几个战队聚餐,且聚餐的提议貌似是由蓝雨提出时,叶修是意外也不意外的,文州这个家伙从来也不是什么老实的好人。

  不过这回他挺感激,因为他确实在等这个机会再见到黄少天。

  他们离得并不算远,黄少天却一眼都没向他这个方向扫过来,只是各种亲昵欢快地与各大战队的人勾肩搭背大声谈笑。

  叶修感觉他十有八九是故意的。

  但奇怪的是,他的心底深处还是渗出一缕他自己都觉不可思议的酸意。

  享受着明媚烂漫的光独一无二的追随照耀这么久,现在那光照向了别人……叶修忽然想起分手那晚黄少天兴高采烈讲着一个女孩子的模样。

  可能自己当时确实有那么一丝丝吃醋?

  叶修思考着,叹了口气,做了个决定。

  他端起桌上的酒杯,装作喝了一大口,而后扶着桌子一摇一摆地离开了大包厢,快步走到走廊尽头的厕所,把酒吐在洗手池,闭上眼撑在洗手池上等着。

  “没事吧?”一分钟不到,就有僵硬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叶修轻微地翘起了唇角。

  他转身,看到黄少天手插裤袋,装作一副非常冷酷的样子,扭着头不与他对视,但身体僵直紧绷着,似乎有些紧张。

  “我没……”叶修边说着边跨出一步,腿却忽然一弯向前扑去,黄少天几乎是瞬间就扶住了他,并且酷男形象瞬间崩塌,开始破口大骂:“你TM知道自己不会喝酒还喝,是不是有病啊?”

  叶修笑了出来,抬头直接用唇覆上近在咫尺的唇。

  黄少天瞪大眼,还想骂的话全部梗在了喉咙口,贴在唇上浸染着淡淡酒香的温软,蜻蜓点水般地摩挲一下便离开了,却让他不由自主追出了一些距离。等反应过来他立刻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

  “我错了,咱们和好吧。”尤其刚刚吻了他的人此时用“今天天气真不错”这样的语气又说了一句。

  黄少天气得半死,冷笑一声,“你当我是什么,说不要就不要,说回来就回来,你的狗吗?如果说我不原谅你呢?”

  叶修静静地凝视他,黄少天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极其期待地等他真情告白,结果就听到这货遗憾地说道:“这样啊,那算了。”他没事人一样从黄少天怀里直起身,转头就要走。

  “等等!”黄少天一把拽住他,气急败坏道:“你不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叶修无辜而茫然地看着他问,黄少天差点抓狂,他心里已知自己是中了这个贱人的圈套了,但还是不死心地说:“挽留我的话啊!求我原谅的话啊!你求复合这么没诚意吗要不要脸啊!”

  “啊?”叶修困扰地皱起眉,“可是你的态度这么坚决,不像有挽回余地的样子。”

  “叶修!”黄少天气得一把把他推到墙角,但又不能拿这家伙怎么办,只能瞪着血红的双眼怨恨地盯着他。

  叶修歪头瞧着他的样子,终于是忍不住笑出声,再一次吻上了他的唇。

  黄少天这回没有客气,直接伸舌头把他吻得几近窒息,唇舌交缠间他恶狠狠说道:“下次再敢和我提分手,老子砍死你信不信。”

  “嗯。”叶修轻笑着答应,任自己神思因他的吻而旖旎。


———————————————————————————————

我果然是在作死,感觉回到了初高中写命题作文的时候……顺说,我写作文常跑题……

评论(26)
热度(667)

© 小小渔de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