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渔de守望

弃节操多年,基本主角总受,不逆

【韩叶】韩将军每天都在写休书

#卡文卡到崩溃,摸个鱼缓解一下……于是这是个韩大神穿越到古代爱妻狂魔韩将军身上,意图抗拒爱妻之力却未遂的故事,轻松狗血甜(但愿),隐all叶


  半梦半醒之间,韩文清睡意朦胧地想翻个身,却感觉身体有些不听使唤。

  他微微动了动,隐约察觉到自己似乎是把什么东西搂在了怀中,且莫名地不肯放手。

  什么玩意?韩文清皱了皱眉缓缓睁眼,想一探究竟。

  第一眼即触及一抹光滑的白,如玉无暇却又生生缀着几点樱红,撩人心燥。

  韩文清重新闭上了眼,顿了半晌,才又用力睁开。

  眼前模糊的轮廓渐渐清晰,那景色属于一个人裸露的肩颈,视线往上,是男人恬睡的面容,此刻安静枕在自己胳膊上,几分懒猫模样,收起了惯常嘲讽的利爪,亲昵而乖顺。

  韩文清的心像被这猫轻挠了一下,留下的浅痕化作朱砂,微妙发痒。

  然后下一秒他想起了他怀里这人的名字,朱砂痣秒变苍蝇血,瞬间毫不留情一脚把他踹下了床。

  这货会是什么乖巧的猫?吃人的豹还差不多。

  叶修被韩文清踹到地上,立刻疼醒了过来,却仍是睡眼惺忪,衣衫散乱团坐在地,扶着腰一脸迷蒙,“老韩你发什么病呢?”

  本欲冷冷开口的韩文清见到此景,竟无缘无故一揪心。

  地上那么凉,寒气侵体他会病的,加上方才那一脚那样凶狠,他必然痛得厉害……想着韩文清愈发心疼得紧,俯下身伸手就想把叶修抱回来,堪堪抬手就僵住了。

  他仿佛梦中惊醒一般猛一激灵,回手就想给自己一个猛虎乱舞加霸王连拳再抽清醒点。

  他刚刚在想什么?心疼叶修?心、疼、叶、修?????????!!!!!!!!!

  正当他脑袋里狂风骤雨式试图理解这世界第九大不可思议事件时,突然有一道声音打断了他。

  “将军?夫人?适才听闻有异响,将军与夫人可否无碍?”伴随着规律的敲门声,有中气十足的男声在门外恭谨询问。

  韩文清闻言就是一震,缓慢地抬头环顾四周。

  雕梁画栋的华美廊柱墙檐,挂有山水花鸟的雅致古画,木桌木椅精刻细琢,上头错落有致摆着瓷瓶茶盏,茶盏尚有残叶,惹得满室浮动淡淡茶香。

  韩文清就这么凝固住了。

  倒是底下叶修听着敲门声不断,看了一眼一反常态的韩文清,拍拍屁股站起来开门去了,“行了小秦,别叫了,你这嗓子当护卫浪费了,改明儿去替人招魂,准发财。”

  “夫人又拿我说笑了。”门一敞,站门口的是个挎长剑的青年,口中恭敬应答着规矩行礼,却瞥到叶修凌乱衣衫,忙深垂头不敢再抬眼,低声疾道:“恕小秦无礼冒犯。”他偷觑了眼韩文清,像是惧怕着什么。

  “没事没事,他不生气。”叶修看他情态,善解人意地挥挥手,走到桌边懒散坐到椅上,随手拿了茶杯一气灌下剩茶,“你来得正好,给你韩将军招个魂,他从早上醒来就不对劲。”

  凝固着的韩文清全程冷漠旁观二人对话,在叶修提及自己时机械地望了过去,一眼看到他喝冷茶,身体忽然就不由自主动弹起来,想起身给他温茶暖胃。

  下一秒他意识到自己这个念头,周身散发出的黑气让正过来查看的小秦倒退两步,强自镇定却掩不了畏怯之态,“将、将军怎么了?”

  “是吧,你也觉得他不对劲吧?”叶修犹自端着茶杯,随口附和道。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俩,忽然冰凉地开口:“夫人?”

  “嗯?”叶修当做是唤他,自然地应了声,抬眼望过来。

  韩文清的面色像是火山爆发的最后一刻,龟裂的表层已开始蹦出零星可怕火花,他一字一字问:“你是谁的夫人?”

  “将军您到底怎么了?!”此话一出,叶修还没怎么样呢,小秦倒完全惊了,急得喊了出来。

  “回答我,他是谁的夫人。”韩文清没有丝毫动容,转向小秦又问,眼中寒意可结冰。

  小秦被震慑住,勉强愣愣回道:“回将军,他是……您的夫人啊。”

  韩文清霍地站起身,大跨步出了门。小秦晃了晃神后赶忙疾步追上,慌张地一叠声问:“将军!将军!将军去哪?!”

  韩文清狠狠撞开隔壁的门,粗略一扫,满满几柜书籍,案头摆着笔砚,正好是间书房,他雷厉风行地走去坐下,摘了架上一支毛笔。

  小秦紧随其后,眼见他要写字,连忙伺候着铺上一张纸,而后倒水研墨直至出了黑汁,始终屏着声的他还是忍不住小心问道:“将军要写什么?”

  韩文清握着毛笔不大习惯,换了俩姿势直接放弃,粗暴地握筷子一般握住,蘸了墨水就写,一边屈尊给了声回答。

  “休书。”他的言简意赅使得这词更显冷酷无情。

  是的,当然是休书。

  虽然他似乎做了个梦就穿越了,还穿到了古代成了将军,身边这叫小秦的侍卫还长得跟秦牧云一模一样,这些都万分离奇需要他一一探索,但唯有一件更离奇的事是不需要思索就能决断的。

  叶修绝不会是他的夫人。

  无论在哪一个世界,无论在哪一层空间,无论是他穿越亦或是他前世,甚至是他做梦,无论哪种情况,都绝无可能,也绝不接受。

  所以先把这件事了结了再想其他。韩文清提笔写得飞快,他做事一向坚决果断。

  侍立一旁的小秦满脸恍惚,看着韩文清龙飞凤舞地写着,嘴唇嗫嚅着几欲开口又作罢,眼看已要写完,咬了咬牙还是艰涩出声:“将军,您的婚事为皇上御赐,是不容私自了断的。”

  韩文清手一顿,神情像是被人暴捶了一拳,看得小秦不由瑟缩了一下。

  不过他预料中的怒火并未发生,韩文清只是站了起来,十分冷静地下了命令:“领我去见皇帝。”

  半小时后,乘着轿撵进宫的他如愿见到了皇帝。

  皇帝长得跟喻文州一模一样,这是韩文清意外的,但他根本不关心这个,见到就直言不讳地阐明了来意。

  皇帝听闻他要休妻,面色波澜不惊。这让韩文清心态缓和了一些,他跟小秦说要写休书,小秦看他的眼神像是以为他突发脑疾,这种侧面映衬原本他好像多爱那个夫人似的感觉让他极度烦躁。

  正这么想着,韩文清就看到皇帝雍容不迫地一抬手,朝身旁太监道:“去太医院宣王御医进殿。”转头看向韩文清,又淡然地微笑着道:“韩爱卿,近日南疆肆乱,可是给你太大压力了?”

  明明是关怀贴心的语气,看着韩文清的眼神却像他不仅突发脑疾还病入膏肓了。

  韩文清气血上涌,也不回话,直截了当地硬邦邦丢下一句:“皇上直说批不批吧。”

  对他冷硬不敬的态度,皇帝像是习以为常也没怪罪,只是低笑一声,意味深长地看着韩文清,“要朕批准容易,爱卿难道不记得了,当初逼朕给你赐婚的情形?”

  “你道,若朕不同意,那你顷刻便篡夺帝位,亲自下御旨为自己赐婚。”皇帝徐徐说着,语调温吞,却奇异地具有莫名威慑力。

  “我……臣不记得了。”韩文清僵硬回答。

  “哦?”皇帝春风化雪一般的温和眉眼仿佛一瞬凝起了冰霜,又转瞬即逝,“也罢,容朕再思你的提议。叶爱卿亦是朕的老臣,韩爱卿罔顾他的心情,朕倒是要顾及的。”

  韩文清刚想回话,皇帝话声又至:“早知今日,不若朕娶了他,也不致韩爱卿遭此烦难。”他云淡风轻地玩笑话一般,不知为何却透出一股子寒意。

  韩文清心中一凛,这样的皇帝和荣耀决赛场上的喻文州一般无二,表面随和,实则霸气。

  不,此时的皇帝更甚,那漫不经心的话语中,甚至是有……杀气的。

  他沉默着自发退下了,皇帝的态度让他不痛快,而看似的玩笑话更让他心中扎了刺一样不自在,那别扭的感觉无缘无故,连韩文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直至回了将军府,见了叶修在优哉游哉喂廊前架上鹦鹉,韩文清又有一股无名火窜起。他在这为二人关系暴躁,另一当事人却全不在意而如此享受。

  如果他那个叶修在的话……韩文清冒出一个念头,那必定两人一拍即合,就地解散,江湖不见。

  不过,如果眼前这人性格真和叶修相近,那自己直接提出,想必他也会撒手。

  韩文清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好方法,确实,找什么皇帝,如果双方都同意分开,就是天王老子也强迫不了他们。

  他正如此盘算着,叶修逗着鸟也瞥到了他,见他神色若有所思,便问道:“回来了?去宫里可有顺道请御医看看?你莫要为颜面误了病,羊癫疯可得早治啊。”他一本正经地严肃道。

  韩文清本还在思索措辞,闻言觉得自己真是多虑,对这家伙哪需要什么修饰,怎么打击怎么来才对。

  他主意一定,立刻对着他开口:“我要休……”

  谁料这“休”字的音节还未说完,心脏就遽然传来一阵撕裂般钻心的剧痛,那疼甚至如过电一样流窜进他四肢百骸,使他浑身都要痉挛抽搐起来。

  他的脸一定扭曲了,因为连叶修都褪去了戏谑神色,露出了几分认真的担忧,走过来似要扶他,“真有事?”

  “没事,我要休息去了。”他强忍着改了口,意外又不意外地感到痛楚在慢慢消散,他面色却愈发难看起来。

  韩文清越过叶修,视线也不再有一分一秒落到他身上,径直去了书房。

  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身体从他在古代醒来发生的种种异样,他终于找到了原因。

  他一定是灵魂穿到了这具身体上,因为这具身体还残存着前主人的一部分潜意识,偶尔会短暂牵制他的情绪和行动。

  这本没什么,试想前主人是个将军,那豪情万丈冲锋陷阵的意识如果能留得一二,韩文清是乐于接受的。

  问题在于,前主人残留的深入骨髓的潜意识,偏偏是爱夫人。

  之前什么踹下床还心疼,什么想温茶喂他,什么听皇帝要娶他的别扭,还有当面提休他简直跟要自己命一样。

  全都是因为他韩文清现在这副躯体,爱叶修爱得要死。


TBC

评论(95)
热度(2180)

© 小小渔de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