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节操多年,基本主角总受,不逆
 
 

【黄叶】暗恋(吐花症恶搞)

※吐花症:大概是因为暗恋所以会吐花,两情相悦时才能治好这么一种设定,详细不太清楚,反正我是恶搞所以瞎掰了很多,还是那句话,作者脑残,不要在意逻辑。PS:就喜欢欺负萌哒哒的黄少啦啦啦~~


暗恋


  早晨起来的时候黄少天感到嗓子有点不舒服,淡淡的疼。他立刻想到昨晚例行去找某人PK,结果叫破喉咙也没得到答理的事,顿时忿忿然,一边习惯性诅咒某人,一边喝了好几杯热水润嗓。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疼痛慢慢地加剧,连他的胃也开始不适起来,像是晕车一般一阵阵翻涌而上的恶心感觉,让他被迫放弃了早餐,直接去了训练室。

  去训练室的路上,忍着那越来越强烈的想要呕吐的欲望,黄少天心想今天要不请个假,正巧遇到卢瀚文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伶俐活泼地和他打招呼,黄少天张嘴,刚要回点什么,一直绷着的神经一松,有什么东西便直接从喉咙冲了出来。

  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接,发现是一朵粉红色的小花。

  娇美的花瓣婀娜绽放着,在他掌心中动人地摇曳。

  他盯着花盯了一分钟,抬头看卢瀚文。

  卢瀚文诧异的表情正褪去,换上了一副“叔叔我们不约”的坚定神情,“黄少你这魔术很恶心诶。”

  没等他解释什么,卢瀚文又真诚地补充:“千万不要用这个追女孩子,肯定会被拒绝的。”

  ……………………………………………………………………

  我日!黄少天难得的想不出话来说,只想对这操蛋的现状怒吼,然而身体回应他的反应是又吐出了一堆花。


  “搜到了,唔,说是非常罕见的一种病,叫吐花症,没什么大碍,就是由暗恋一个人而不得的痛苦心情引起的。”喻文州仔细地浏览着网页上的文字,说完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瞥了黄少天一眼。

  好不容易让队友理解了自己困境,却由于如此羞耻的症状而死活不肯去医院正濒临崩溃的黄少天听到这话,猛地瞪大了眼。

  “暗恋?”其他人也惊了,“黄少你居然有心上人了?!是谁是谁?”本身这病就很好笑,听说没事,众人八卦心渐起,纷纷七嘴八舌问道。

  黄少天气得脸都涨红了,愤怒地想解释,含糊的声音却湮灭在了吐出的一坨又一坨的花中,很快的他就被花簇拥包围了起来,脸都差点被淹没。

  宋晓同情地看着他,又有点担心:“真的没事?这样吐花不会窒息吗?”

  “没有因此死亡的记录,因为一般吐花不会这么……多。”喻文州顿了一下,委婉地说。

  众人恍然,正源源不断吐花的黄少天突然哽了一下,似乎呛住了。

  “还有,患者吐出的花会因为面对的对象不同,而呈现不同的花种,这些不同的花种就是患者对人不同的印象和感觉。”喻文州微微一笑,继续科普。

  “那我为什么是小粉花!?黄少你什么意思?”卢瀚文听到这里,骤然联想到之前的魔术乌龙,瞬间就不服气地质问。

  “那应该是风信子吧,粉色的风信子代表热情、活泼,不就是瀚文你的性格吗?”眼看黄少天支吾着,又要痛苦地吐出一堆花淹死自己,喻文州及时善解人意地为他解释,拍拍卢瀚文的肩安抚道。

  黄少天目露感激,凑到喻文州面前条件反射就要开口,结果就吐出了一朵花。

  一朵硕大又美丽的康乃馨。

  喻文州微笑着,看了一眼掉在他腿上的花,抬头温柔地对黄少天说:“少天,你这么难受一会儿就不用去训练了,就把你吐的花打扫干净吧。”

  黄少天看着已经快淹了大半个会议室的花,泪流满面。

  ……这吐花症真不是专治话唠的吗?


  据喻文州队长后续科普,这病要治好也很简单,只要得到暗恋对象的一个亲吻就好了。

  可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暗恋的是谁。问他的众人在自己的手机收到了这样的群发信息:“根本没有好吗!暗恋这种又蠢又傻的事是哥这么聪明的人能干的吗?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对,一定是被暗恋的人才会这样,你们仔细想想,我的粉丝这么多爱我的人这么多,这样才科学才合情合理对不对,退一万步讲……(省略)”

  鉴于如果不管这病那不出一天蓝雨就会被花埋了,大家都秒删了黄少天的短信,急着要把他暗恋的人给揪出来。

  只是蓝雨战队本身就是个和尚庙,在拖着黄少天试了食堂大妈、保洁大妈甚至门口摆摊的大妈无果后,众人都为难了起来。

  难道是别的战队的妹子?那可难办了啊。

  “队长,兴欣战队的人过来了。”正在这时,有人向喻文州汇报道。

  今天本来是兴欣战队过来参观交流的日子,谁知黄少天出了这么个妖蛾子,战队的人都差点忘了这茬。

  “诶?你们说要不要试试兴欣的妹子?”徐景熙忽然收到启发,灵光一闪。

  “对哦,”郑轩也反应过来,有点兴奋地附和道:“兴欣不是联盟妹子最多的嘛,说不定就……”

  “嗯,我本来就觉得黄少对苏妹子有点意思。”宋晓摸着下巴,深沉地点头。

  卢瀚文在旁边眨巴眨巴眼睛,提出疑问:“可是那些姐姐会愿意亲黄少吗?”

  “瀚文说得对,这可怎么办啊,唉。”大家不约而同地叹气,旁边吐花吐得死去活来又被大妈蹂躏半天的黄少天听着队友扯淡,已经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正商量对策呢,兴欣的已经进门来了,领头的叶修懒洋洋地点头打了个招呼,两队人都纷纷互相礼貌示好,只有黄少天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平常这么跳的人突然这么安静肯定不同寻常,叶修自是一眼注意到他,微微扬眉,转头就无比严肃地对喻文州说:“别的战队经验我们可以不要,只要告诉我你们刚刚对少天做了什么,我们学习这个就行。”

  黄少天听闻此话,新仇(现在嘲讽)旧恨(昨夜PK)一起涌上心头,挣扎着以惊人的生命力跳了起来,怒指着叶修就要开口,蓝雨众人一见不对,好歹人是对方战队队长,要是黄少吐人一脸猪笼草花什么的,场面可就很难看了,虽然几乎全员都挺期待这画面的。

  想着蓝雨几人忙架住黄少天往后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黄少天还是朝着叶修吐出花来了,而且十分之多。

  只是花种与众人想象的稍稍有那么点不同。

  他吐的是玫瑰。鲜红鲜红,艳丽如火的玫瑰。

  双方战队同时陷入了可怕的寂静。半晌,包子忽然开始大力地鼓掌,“好!太好玩了这魔术!”黄少天则一脸已撒手归西的恍惚表情。

  连叶修都愣住了,看向喻文州,喻文州镇定自若地微笑,“为了欢迎你们的表演节目。怎么样,惊喜吗?”

  叶修怀疑地审视他,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就是蓝雨其他人都无表情地直直盯着自己,怪瘆得慌的。

  “哎呀你们真是太客气了。”陈果忍住吐槽的话,人也是好意,还这么热情,面上还是要好好感谢的。

  “没事。”喻文州笑笑,转头又貌似漫不经心地对叶修说:“对了,我还要带你们队员参观,你反正来过,少天他今天有点不舒服,我想让他先和你去会议室休息一下,要麻烦你先照顾下他。”

  绝对很可疑,他身体不舒服还让他表演魔术,虽说魔术挫爆了吧?而且为什么蓝雨的人一直用见了鬼的眼神看他,听了这段话又用惊恐的表情看他们队长?

  这一切都很古怪,但叶修看黄少天的脸色确实挺苍白,整个人都不像平时生龙活虎的样儿,蔫得厉害。开头的话也只是开玩笑,真生病了叶修也有点担心,于是就点了点头。

  于是蓝雨的人表情更惊恐了。

  队、队长,你不会要叶神去亲少天吧?……!


TBC


  先发了,剩下的明天再补全吧~

28 May 2015
 
评论(33)
 
热度(378)
© 小小渔de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