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渔de守望

弃节操多年,基本主角总受,不逆

【all叶】归宿(可能周叶,不确定)

发现以前一坑,只有开头连题目也没有_(:з」∠)_先接着写写看,有人要看我继续填~

PS:有评论说孙翔太过酷炫不符人设问题,人家刚出场就不能酷炫一会儿吗!不久就会二回来的啊!【。


第一章

 

  “大王,这是嘉王朝送来的美女,请王过目。”说话的人恭恭敬敬跪着,满脸谄媚道。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一袭大红纱衣、披着红绸盖头的人,看不清眉目,只是身姿懒慢,仿佛没骨头似的。

  坐于正中高高在上的男人面上没什么波澜,倒是立于他右下侧的人沉吟了一下,语调奇异地说:“久闻嘉世倾国美女苏氏之名,今日一见,倒是……很丰腴啊。”

  “就是胖嘛哈哈哈哈哈!”左侧一人没心没肺地笑出声来。

  “啪”地一声,站他旁边的人狠拍了下他的头,“严肃点杜明!王还没说话呢!就算她胖你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多丢王的脸啊!”

  “你们两个,都别闹了。”右侧的人拂袖无奈道,看那俩人乖乖站好,又转身朝王行礼,“王,不如先看看她的样子?”

  男人依旧是表情淡淡,微微点了点头。

  接到命令示意后,跪着的人垂头躬身站起,双手扯下了身边人的红盖头。

  大殿里一片死寂。

  “干什么都不说话,我有这么美得让人震惊吗?”约半柱香后,众人瞩目的焦点打破了诡异的宁静,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地问道。

  左看右看也没人回答,询问的目光便直接落到了王身上。

  王座上的男人看着他,眨了眨眼。

  “是嘛,真是多谢夸奖。”红衣男子直接当他默认,懒洋洋点头道。

  两边的臣子们立刻露出宛如便秘般的表情。

  因为站在大殿中央的这个所谓“嘉世美女”,是个货真价实、有点胖胖的、看来还十分无耻的男人。

  “等等你谁啊!”杜明忍不住道,“嘉世好大胆,居然弄个男人来糊弄我们,简直就是挑衅!”他望向右侧的人,“丞相你说是不是?”

  丞相江波涛扫了一眼怡然自得的红衣人,略皱了皱眉,又瞥过引他进来的侍从,“怎么回事?”

  侍从吓得直哆嗦,连忙扑通跪了下来撇清关系,“不关小人的事啊,小人只负责从嘉世手中把人接过来,其余什么都不知道!”

  “哎哎你们也不用怪他,是我自己偷梁换柱的。”红衣男子居然还好心替侍从说话。

  “放肆,这里哪有你求情的份。”杜明旁边的吴启开口道,“你到底是何人,快从实招来。”

  “啊,是这样的。嘉世选中的是我家小妹沐橙,但她还年幼,未到出阁年岁,”红衣男子一本正经道,“于是由我代她进宫服侍王。”

  “满口胡言!”杜明叫道,“从来也没有听说男代女嫁!王,这一定是嘉世故意戏耍我们。”

  王还未有所表示,红衣人就看向杜明,挑了挑眉,“这位大人一看就是武将吧?唉。”

  他叹了口气,随即转向江波涛认真道:“丞相大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武将就应该让他们在外打仗,为何要让他们呆在朝堂,看这头脑多误事呀。”

  “你什么意思!”杜明大怒。

  “看,连我说这么明白都不懂,”红衣人满脸悲悯与同情,“又何苦要勉强他去听深奥的国家大事呢?”

  “你!”杜明气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江波涛终于出来平息,有点谴责地看了一眼失态的杜明,杜明很是委屈地退了回去,对罪魁祸首怒目而视。吴启拍了拍他的肩安慰,脸上却多了分幸灾乐祸。

  江波涛又上下打量了下看似地痞无赖的人,眉头皱得更深。以现今形势看,嘉世是决计不会做出此等荒唐之事的。可也不能完全否决这人浑水摸鱼的可能。

  “王怎么看?”江波涛抬头请示。

  一直没发话的王垂下冷淡的眸子,仿佛丝毫没兴趣地简单吐出两字:“押,审。”

  江波涛会意,提声道:“来人,把他押下大牢候审。”

  正在此时,一个侍卫走进偏殿里跪下道:“禀大王,孙将军回来了。”

  “孙翔回来了?这次这么快就打赢了?!好小子!”才安静了一会儿的杜明又兴奋起来。

  江波涛也微笑起来,略瞧了王的眼神就抬手道:“快请进来。”

  话音刚落,殿外一个身披铠甲的英武男人就跨进门,身上自然带着几分狂傲之气,风姿飒爽,目不斜视迈步走来。

  那头侍卫正押着红衣人要出去,与他擦身而过时,他骤然停了下来。

  几乎就是一刹那,他猛然伸手狠狠拽住侍卫的胳膊把他扯开,侍卫踉跄两步,稳住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又不敢造次,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什么。

  而孙翔根本没看他一眼,只是盯着红衣男人,表情竟有一瞬失措。

  当众人以为是他熟识的人时,孙翔冷笑一声,一字一顿对男人说道:“王,别来无恙。”

 

 

 

第二章

 

  举座皆惊。

  这是在轮回的朝堂之上,他们的王可是坐在上头呢,而孙翔却唤这个男人为王,难道……

  “哦不对,现在已经不是了,”众人正惊疑不定,孙翔已又接了一句,“对吗,叶修。”他咬重了“叶修”的音,森然嘲讽仿佛都要从那名字里溢出来。

  众人哗然,果然是他!叶修!

  这个名字,曾经是荣耀大陆最辉煌绝艳的传奇。

  战矛却邪一舞,千军万马跪伏。他一手建起嘉世王朝,并率将士大杀四方,凡亲征即所向披靡无往不胜,由此战神之名尽闻于世人,而嘉世几近一统荣耀。

  他也近乎于整个荣耀大陆的王。

  可惜的是,“曾经”、“几近”、“近乎”这些词,都不是什么好词。

  所谓盛极必衰,而且叶修或许是一个好的将领,却实在不是一个适合的王,嘉世在他治理下没有愈发昌盛,反而开始逐渐显出倾颓之势,近几年更是每况愈下,连周边小国都开始蠢蠢欲动。

  民心渐沸,怨声载道,叶修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力不胜任,一年前忽然昭告天下,退位让贤,将王位让于丞相刘皓,自己则归隐山林不再过问世事。

  关于他的谈闻,也都慢慢淡了。毕竟迟暮的英雄,讲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可是这个本该销声匿迹的人,今天却骤然出现在了这里,还理直气壮地要嫁给他们的王,这是闹哪出?!臣子们议论纷纷,都斜睨着叶修,还有站在旁边的孙翔。

  孙翔,一年半前自嘉世来轮回,如今手中持的战矛,就为却邪。他二人关系之复杂,由此可窥一斑。

  只纵然外界对这二人关系揣测不断,从孙翔看叶修的眼神,不管从前如何,现在必然是有极深的仇恨。

  可这叶修,似乎浑然不觉孙翔对他的怨恨。

  他看到孙翔也是愣住了,却很快便笑了起来,“阿翔。”他唤道。

  孙翔面色一僵,转而怒意更盛,“住口!你没资格再那样叫……”

  “好好好,”叶修甚是敷衍地打断他,只跨前一步直接贴近孙翔,一把拉住他的皮盔带子扯开,自然地帮他重新打结,“跟你说了多少遍,你这系法盔甲易松易掉,怎么一直记不住。”

  孙翔拧着眉,显然没料到叶修此举,惊诧之下似乎嫌恶地要躲,不知为何没躲开。他表情愈发难看,却也就那样看着叶修没反抗,半晌才凶巴巴地吼了一句,“你管不着!”

  朝堂安静如灵堂。


  简单却雅致的房间,层层屏风如烟如云。

  “都安排好了?”江波涛问道。

  “是,已安排住在云阁,人已经带过去了。”跪着的侍从答道。

  “好,你下去吧。”江波涛挥手,侍从躬着身还未退出去,一旁杜明已按捺不住叫起来:“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还要好吃好喝供着?!”

  江波涛跪坐下来,为他们轮回的王——周泽楷斟了一杯茶后,才心平气和地说:“杜明,别冲动,此人身份特殊,我们得仔细探查。”

  “有什么好探查的,反正是嘉世那边搞的鬼,我就是看不过他那目中无人的狂样!”杜明气冲冲道。

  吴启摸了摸下巴,分析道:“嘉世现在内忧外患,好不容易我们肯和他们联姻,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他摸摸杜明的头,惟妙惟肖地学着那叶修叹了口气,“武将啊武将。”

  “滚蛋!”杜明一把打开他的手怒道。

  “吴启说得对。”江波涛接话,“嘉世没理由这么做。但是这人孤身前来,目的又是什么?一旦揭穿是必然会被杀掉的,他应该知道。王您说呢?”他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端着杯子,安静看着里面浮动的茶叶,半晌说了一句,“他和刘皓。”

  江波涛不动声色地点头,“嗯,他们的关系应当另有隐情。”

  杜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在说什么。”

  “他这一搅局,嘉世与我们的联姻破裂,对如今的嘉世无疑是雪上加霜,这是极力想促成联姻的刘皓最不愿意看到的,而这位嘉世的前君主却明目张胆这么做了。”江波涛耐心解释,“看来内部矛盾不小啊,嘉世。”他意味深长地加了一句。

  杜明听罢,不死心地继续怂恿:“可关起来不是能更好地审讯吗?就打压一下他的嚣张气焰也好,你看看他在朝堂上有恃无恐的样子,我……孙翔都被他气死了!对,就是为了孙翔也得把他抓起来先打一顿再说!”他突然想起和自己统一战线的孙翔,忙不迭道。

  “就算为了孙翔,我们也得好好对他。”江波涛从容回答。

  “什么啊?”杜明莫名其妙,“明明……”

  江波涛却微微叹息了一声,“也近两年了,允他佩剑上朝,面君不拜,终究抵不过旧情啊。”他感叹道,见杜明愈发不懂,勾了勾嘴角,仿佛漫不经心地随口提道:“说到嘉世,我们和他们的联姻协议可还在呢。”

  “!也就是说……”吴启突然插口,不正经的面容忽然惨淡下来。

  “嗯?”杜明还在试图弄懂刚刚的话,没反应过来。

  “这个叶修,名义上现在还是我们轮回的王妃。”江波涛波澜不惊地说。

  …………

  “王,我去帮您暗杀了他吧,”杜明看向王,一脸壮士赴死的严肃决绝,“没关系的为了为了王的终身幸福我什么骂名都可以背的。”

  轮回的王周泽楷眨了眨眼。


TBC

评论(18)
热度(239)

© 小小渔de守望 | Powered by LOFTER